简体 繁体
FTX崩溃,加密货币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2022-11-21 08:34汇商财经

对于加密圈的朋友而言,今年的双十一想必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据媒体报道,11月11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交易公司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FTX集团其他附属公司已经按照美国相关法律启动自愿破产程序。

作为圈内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的破产在加密圈引发了一次强烈的地震。事件迅速发酵后,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价格纷纷跳水,其中比特币价格最低价格更是跌穿了1.5万美元。并且这还没到头,根据摩根大通策略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分析,受FTX破产引发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比特币的价格还将继续下跌至1.3万美元。

而对于整个加密圈而言,FTX破产造成的信任危机,恐怕还会鬼影一般继续盘旋在圈子上空,在未来,加密圈要么面临被市场纳入监管的命运,要么被疑心渐起的玩家抛弃,而那个前卫的“去中心化”故事,恐怕是讲不了多久了。

FTX破产后,最先响彻圈子里的是各路币圈KOL那清脆的打脸声。

加密投资机构HashKey Capital的投资经理Rui11月6日在推上的那句话还在币圈玩家的耳边回响:“我不认为(FTX)短期内会出现暴雷的情况。”而大橙子、Benson等一众币圈KOL不久前也是信誓旦旦站边FTX。

不过, FTX的暴雷也确实来得突然,让人缺乏心理准备。从11月2日,加密市场新闻网站Coindesk报道量化加密货币基金Alameda Research的资产负债表上有高达61.12亿美元FTX发行的FTT代币,到FTX启动自愿破产程序,也不过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而已,别说圈外人看得糊涂,币圈玩家自己估计也难拨开迷雾。

那么,FTX这家占据着币圈交易所第二把交易的公司,究竟怎样走到破产这一步的呢?

故事从11月2日Coindesk关于Alameda Research的爆料说起。

Alameda Research是专注于加密资产做市和初创加密公司的风投基金,其创始人为Sam Bankman-Fried(以下简称SBF),而此人也正是FTX 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去年10月,SBF在宣布退出Alameda Research的管理,表示将专心关注FTX的发展,希望市场能将FTX和Alameda视作两家独立的企业,但在Alameda Research的资产负债表被爆出有大量资产和抵押品都是FTX平台自己发行的加密货币FTT之后,两家公司间的关系似乎没有断得像SBF表现得那么干净。

而此消息一出,圈内立刻对于FTT的流动性感到担忧,鲸鱼玩家(拥有大量加密货币的用户)开始出售FTT,不久后,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的联合创始人何一也表示已卖出20%FTX股权,FTT的币价顺势下滑。据报道,在短短3天时间里,投资者从FTX的交易所撤出了60多亿美元。

由于圈内此前已有加密资产管理公司三箭资本(3AC)破产的案例在,再加上Alameda Research和FTX双方均没有及时给出信服的回应,此时圈内关于FTX的质疑声愈发尖锐,而到了11月6日,币安CEO赵长鹏在推上公开表示币安交易所将选择清算其投资组合中剩余的FTT。

币安这番操作一出,几乎坐实了FTX存在极大风险,以此为拐点,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大规模抛售FTT的情况,FTT的币价开始进一步下跌。面临如此压力,SBF也有些坐不住了,开始发推请求币安能够收购FTX,但币安方面在当天审查FTX的财务状况后,迅速地放弃了收购计划,而此时FTX这颗雷算是彻底被点爆了,9日当天FTT币价暴跌90%,SBF在一夜之间蒸发了146亿美元身家。

加密圈第二大的交易所,就这么轰然倒塌。

而这还不是事件的尾声。FTX崩溃后,恐慌在圈内蔓延,不少基金经理直言无法继续将加密货币作为投资组合多样化工具,而币圈玩家也纷纷开始抛售手中的加密货币退场,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受到波及,币价跌跌不休。对于币圈剩下的鲸鱼玩家和交易所而言,想收拾这一地鸡毛,恐怕不会是一件容易事。

虽然加密货币背靠区块链技术,以“去中心化”为卖点,对其安全性和匿名性大加宣传。然而,近年来,从加密货币到NFT,我们依旧能看到各式各样数字资产失窃的新闻,比如说今年5月周董被盗走的猴子头像NFT,导致数字资产的安全性饱受质疑。

事实上,虽然理想化的加密货币可以实现点对点交易,除持有者因个人原因泄露私钥或者助记词外,并不会有太大的安全问题,但在现实的加密圈,人们进行虚拟货币的交易并没有那么理想化。

要知道,虽然去中心化的概念的确属于加密货币,但它是属于身为“传统货币的新型代替品”的加密货币,而非如今完全沦为科技感与时髦值拉满的投机商品。

眼下,为了及时了解行情、高效交易数字资产、节省手续费,大部分的加密圈玩家在进行加密货币买卖时都会选择中心化的交易所,对此一位币圈玩家在Telegram上如此吐槽道:“事到如今,加密货币再继续用去中心化或者安全性之类说辞来给自己贴金,只会显得有些讽刺。”

不过,最要紧的还是中心化的平台,也没能给用户带去更好的体验和保障。尤其是在安全性方面,这些平台无论大小,始终存在被攻击的可能,事后维权更是难上青天。

事实上,在不久前的10月,币安就因“跨链桥”漏洞被黑客攻击,损失了约1亿美元, 而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发布的报告显示,2022上半年,加密货币交易所被黑客窃取的加密货币价值超过22亿美元,可谓刻骨铭心。

此外,在加密圈里还存在着不少本身就存在运营问题的平台,从挪用用户数字资产,到利用平台发行的加密货币收割用户,能坑投资者的方式几乎排着队地使,更让投资者头疼心寒。

在FTX破产之后,很多分析师预计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此后将会迎来一部分监管政策,而这似乎再次戳了当下加密货币的痛处——投资者利用着加密货币不易被监管的特性大炒其价值,结果到头来还是需要市场介入来维持圈子生态稳定可靠。

在2008年的时候,一名叫做“中本聪”的神秘人士在一个密码学讨论组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将“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概念带到了现实之中,在当时,加密货币作为极客挑战世界金融秩序的狂想,加上本身概念也比较晦涩难懂,导致一直没能走进主流视野,而其直接产物比特币也只是无名小卒,赠送比特币的网站几乎遍地都是,人们完全想象不到这东西会成为未来的“数字黄金”。

然而,在其不稳定的价格、备受暗网喜爱的匿名性、颠覆性十足的故事等一系列要素的加持之下,十年间比特币潜力尽显、不断增长,直到最近几年,它又因为涉及和名人明星相关的诈骗事件出圈,以及被以特斯拉CEO、推特顶流网红埃隆·马斯克为首的一众科技和金融界的大佬“带货”,热度迅速升温,成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传说。

而事情也就是在此时发生了变化。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慕名进入圈子,加密货币开始“变质”,新入场的投资者几乎完全不在意加密货币依靠去中心化性质挑战传统金融体系的故事,只是将加密货币视作一种比传统股票、基金更具前景的投资产品。

但讽刺的是,作为投资产品,加密货币不易监管的特性确实为人们增加了更多的想象空间,让它们有了更多增长的可能,然而,加密货币所面临风险和危机也远远超过其他投资产品。当黑客入侵、平台暴雷等负面事件发生得越来越频繁后,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必然会有更多的投资人选择将钱投到更加稳健的投资产品上。

加密货币想要继续留下投资者,就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转向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会使投资人承担更多的手续费和交易损失,体验不佳难以吸引如今的主流玩家,而第二条路就是市场针对中心化交易所出台更多监管政策来降低平台暴雷风险,而一旦加密货币走到这一步,它还能靠什么来维系投资者的信任呢?

FTX的暴雷,让投资者的视野聚焦到了中心化平台上,然而,加密货币的问题,远远不止局限在这一点上。

眼下,人们对于加密货币的认知总体来说还比较有限,对于币圈玩家口中念叨的各种术语,圈外人和新手玩家更多处在一种“不明觉厉”的懵懂状态,而这种信息差催生了当下圈子里的各种乱象,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炒作造神”。

和背靠实际存在的企业的股票或者基金不同,加密货币缺乏价值支撑,价格波动具有很强的投机性。马斯克带火狗狗币就验证了这一点。

而其他名人、网红虽然没有马斯克这样的家底和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但差不多也能用同样的方式对加密货币或者其他数字资产的价格造成影响,这使得这些数字资产仿佛是加密圈KOL和鲸鱼玩家手中的提线人偶。

而除了KOL和鲸鱼玩家肆意操纵数字资产价值外,加密圈“炒作”风气的盛行,还导致了更多新型的骗局。

比如说,在今年7月末,一个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视频出现在了互联网上,一举夺得各大社交媒体热搜头条,而这股“二舅”风潮,很快便吹到了加密圈,不久后,一款名为second uncle coin(二舅币)的数字货币横空出世,打着“为二舅的养老提供保障,营销钱包将全部捐赠给二舅的活动场所”的旗号在短短数日内圈钱近千万,就当一众币圈玩家期待着加密货币能借此机会展现神威,让社会看到其价值,吸引更多玩家入局时,二舅币却暴跌超99.7%,项目被认定为是在圈钱套利。

对此,币圈玩家张烁向锌刻度表示:“发行加密货币没有技术难度,只要连接上互联网,5分钟就能造出一个来,而又由于加密货币本来就没有稳定价值,价值完全取决于投资者对于项目的信任,这就导致圈子里不断出现对于加密货币非理性的追捧,以及各种蹭热度博眼球的行为。”

“就像刚刚说过的那样,价值完全取决于投资者对于项目的信任,也就是只有投资者相信它有价值它才能有价值,而随着这两年各种乱象频出,以及这次FTX的暴雷,对于整个加密圈而言就是一次巨大的信任危机,而当投资者不再相信加密货币的未来,选择套现跑路,加密货币也就将淡出历史舞台了。”张烁感叹道。

写评论
最新评论
汇商
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