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为什么说美国通胀难以快速下降?一个很多人忽略的关键点
2022-09-19 22:30汇商财经

美国8月CPI数据意外高企,让人们切实感受到了美国通胀内在动力的强劲。

而之所以美国通胀难以快速下降,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关键点在于,美国或已处在“工资-价格螺旋”的边缘。

美国工人开始收回他们从1980年代开始放弃的一些权力

最近,美国差点爆发了30年来的第一次铁路大罢工。

上周四,美国铁路公司和工会谈判代表就一项初步协议达成一致,其中包括约定允许工人请假看医生、住院或做手术,此外还将在五年内加薪24%。

媒体对此评论称,这次罢工工人的关键诉求不是工资,而是病假,这背后凸显出在劳动力市场紧张的情况下,工人需求不断扩大。

由于职位空缺几乎是求职者数量的两倍,工作环境正以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方式向工人倾斜。许多行业的员工不仅迫切要求提高工资,以弥补生活成本的飙升,而且还要求获得在某些情况下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拒绝提供的补充福利。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也表示:

我认为我们正在看到权力从雇主向工人的显著转移。

戴蒙德说,由于疫情,工人们开始收回他们从1980年代开始放弃的一些权力。

基本的医疗休假和其他福利越来越成为美国工人关注的焦点。根据康奈尔大学的劳工行动追踪数据,仅在今年,健康和安全问题就引发了超过150起劳工行动,包括辞职和罢工。

在疫情期间,病假和育儿假的重要性得到了凸显,当时无法获得这类福利的工人,要么选择优先考虑自己或家庭成员的健康,这样就很容易失去工作,要么继续工作,被迫拿自己的健康当赌注。

美国政府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只有59%的低工资服务业岗位的员工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带薪病假,而只有不到一半的兼职员工能获得带薪病假。

研究机构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的政策分析师Sam Abbott认为,随着工人越来越关注工作质量和健康以及工资,罢工数量可能会增加。

美国最大的劳工联合会AFL-CIO的主席Liz Shuler则表示,铁路工人罢工行动预示着将发生更大的罢工事件。

她说:

“工人们站起来,大声疾呼反对疫情下的工作环境,要求更好的待遇。”

美国正处在“工资-价格螺旋”的边缘

在今年初,美国通胀压力主要集中在受疫情引发的供应链中断和短期需求切换的非服务类商品,比如能源、二手车;除此之外,住房成本也在飙升。

但近几个月,美国通胀几乎蔓延至所有领域,以至于8月虽然能源、二手车价格继续下跌,但由于住房成本并未降温,食品、医疗价格持续上行,通胀依旧没有快速下降。

与此同时,8月非农数据显示,美国薪资通胀上升5.2%,与前值持平。持续处于高位。工资与物价竞相上涨表明,劳动力市场紧张状况对通胀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从机制上来说,并非所有的价格上涨同时工资上涨的表现都能称之为工资-价格螺旋。工资-价格螺旋关系需要工资和价格之间的双向反馈,从而导致通胀在这种螺旋的作用下持续上升。

这当中涉及到三个主要因素,工人薪资定价能力、通胀预期和企业涨价能力。

在1970年代,包括工资通胀挂钩合同、社保金的通胀挂钩条款(COLA)等劳动力市场制度,以及工会的话语权等,在工资价格螺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以至于在劳动力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时候,工资水平也只和通胀挂钩,无法自由向下调整。

与1970年代有所不同,当前的更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制度抑制了工资价格螺旋的形成,工资通胀挂钩合同和COLA条款现在已经不再普遍,工人的集体谈判能力也随着工会人数的下降而下降。

然而,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提及,2020年以来,疫情在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引发了“反工作文化”,并掀起一股“大辞职潮”,辞职人数突破2000年有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

根据高盛的统计,除了提前退休人群约增加80万,其余非就业人群中的大多数要么是壮年(120万)要么是年轻人(30万)。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健康及护理、有足够经济缓冲和生活方式的变化,让他们不愿意回到传统的就业市场。

这导致尽管美国失业率走低,但劳动参与率一直难以恢复,就业缺口十分显著。数据显示,截至7月最后一个工作日,美国职位空缺数量为1123.9万人,远超市场预期。

这进而导致工资上涨的压力比以往更强,因为即使没有工会和工资通胀挂钩合同,许多美国员工用跳槽来实现大幅涨薪。

与此同时,跳槽率和职位空缺也逐渐成为中期金融市场通胀预期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驱动因素。由于其对工资上涨具有很大的预测能力,这可能意味着市场参与者已经考虑未来工资上涨的通胀影响(即通胀预期的恶化)。

而接下来,企业开始涨价。虽然缺乏定价能力的公司可能会犹豫不决,但随着成本的上升,即使是定价能力较弱的公司也可能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这样一来,通胀上升与工资上涨就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双向反馈。

诺奖得主戴蒙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通胀只会缓慢下降,因为通胀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薪资上涨)对总需求放缓并不那么敏感。

他说:

“劳动力市场很难测,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这是需要记住的。”

写评论
最新评论
帽子姐聊财经
资深黄金、外汇分析师,长期从事黄金外汇研究工作。在行情把握以及操作策略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擅长分时短线交易,中线波段捕捉,交易风格稳健。
圈子